兰亭诗卷
兰亭诗卷局部
兰亭诗卷

【柳公权行书兰亭诗卷(传)】

  《兰亭诗》卷,传唐柳公权书,绢本,行书,纵26.5厘米,横365.3厘米。
  《兰亭诗》卷释文
  本幅无款印。
  卷前引首清乾隆皇帝行书题“笔谏遗型”,题签“兰亭八柱第四”,题记一段。又有瘦金体题签“唐柳公权书群贤诗”。
  卷后有宋邢天宠、杨希甫、习之、蔡襄(后添)、李处益、孙大年、王易、黄伯思(伪)、宋适,金王万庆,明王世贞(两段)、莫是龙、文嘉、张凤翼,清王鸿绪等题跋和观款。
  鉴藏印有宋“御书”、“双龙”、“宣龢”、“政和”、“内府图书”、“奉华宝藏”、“内府书印”、“睿思东阁”(以上均伪),以及宋“绍兴”,元“乔篑成氏”、“柯九思”(均墨印),明王世贞,清高士奇、王鸿绪、乾隆内府诸印。
  此书传为柳公权所书东晋穆帝永和九年(353年)三月三日,王羲之谢安孙绰等人在会稽(今浙江绍兴)兰亭修禊时与会者所赋的37首诗及诗序。
  诗后的题跋。明以后的题跋都是原有的,明以前的题跋除蔡襄、黄伯思外都是真迹,但全是后配,与本卷无关。
  本卷笔法僵硬粗糙,且多枯锋,但较自然率易。卷后宋代黄伯思尾题(伪)中云“传柳书”,细观之,个别字的用笔明显不是出自柳书,如:孙统四言诗中的“希”字、庾友四言诗中的“则”字、王涣之四言诗中的“足”字等末笔写的非常丑怪,字的结体亦多不够沉稳,失于浮躁,与柳氏所书王献之《送梨帖》后之题跋墨迹对比不但笔法不类,连结体也无丝毫相同之处。从诗文看,颇有不通处,如:把孙绰四言诗“怀彼伐木”误书为“怀彼代水”,把谢安四言诗“伊昔夫子”误书为“伊昔先子”。“伐木”是《诗经》中语,“夫子”是指孔丘,说明书写者是一位文墨不够精通之人。无论从艺术特征还是艺术水平来分析,该卷决非柳公权之笔。
  此卷断为宋以前抄本。从所录37首诗中可看出,个别用字不避宋讳,如谢安诗中“契慈玄执,寄教林丘”的“玄”字、王肃之诗中“嘉会欣时游,豁朗畅心神”的“朗”字等都没有避北宋始祖皇帝赵玄朗之讳。另外从书法的主体风格看,推测应写于唐代,与杜牧墨迹《张好好诗卷》大略相近,并且是信笔直书,不是临仿得来。作为唐抄古本,此卷与敦煌遗书中《文选·陆机短歌行等残卷》(伯2554)、《玉台新咏卷第二残卷》(伯2503)有同样的文学价值。
  宋《宝章待访录》,明《东图玄览》《清河书画舫》、《清河见闻表》,清《珊瑚网书凭》、 《式古堂书画汇考》《大观录》、《石渠宝笈·续编》、《石渠随笔》著录。TAG标签耗时:0.13075399398804 秒

撰稿人:李艳霞


关键词: 柳公权 《兰亭诗》卷释文 引首 瘦金体 蔡襄 黄伯思 王世贞 文嘉 王鸿绪 柯九思 高士奇 王羲之 谢安 孙绰 王献之 伐木 《诗经》 杜牧 陆机 《东图玄览》 《清河书画舫》 《式古堂书画汇考》 《大观录》 石渠宝笈 《石渠随笔》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